利发国际

杏石投资以投资艺术品基金的名义向社会公众非
来源:未知 作者:急速飞驰 日期:2019年10月01日
 

  ,是中国艺术基金教父,一度在中国艺术界声名鼎沸。由于旗下多个艺术基金暴雷巨亏,徐永斌涉非法集资被判5年。)

  “募集到的资金我用于购买名人字画,后来市场不好,字画卖不出去。”在案件审理中,徐永斌曾这样表示。

  集资款到手后,徐永斌将绝大部分资金转移至其实际关联控制的画廊和销售中心,擅自改变部分集资款用途。待兑付期限届满,徐永斌通过账户转账或抵债方式,仅兑付三成本金。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近日判决,徐永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0万。

  2010年下半年,在没有发行基金产品资质的情形下,杏石投资以投资艺术品基金的名义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

  宣传期间,徐永斌等人在文交所举办基金产品推介会,号称自己是中国艺术品第一人,并向参会人员介绍杏石投资是文交所的合作单位,准备以文交所为艺术品交易平台,通过银行向客户发行艺术品投资基金产品。

  据徐永斌供述,杏石投资总共发售了9只私募基金和3只信托基金,其中,禾平文化、盛鼎文化、兰香文化、聚盛艺术品、兰亭艺术品、盛世文化6只基金产品,均在2011年1月后发行。

  杏石投资和徐永斌多次通过文交所以购买字画等艺术品的名义,将绝大部分集资款转移至徐永斌实际关联控制的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沈某仁画廊和山东省潍坊市风雅艺术品销售中心,且擅自改变部分集资款用途,将其中的1300万元用于高息放贷。

  根据公安机关调取的记账凭证等显示,2012年至2015年,徐永斌已通过账户转账或抵债方式共计返还集资参与人2896.48万,兑付三成本金。

  经过审理,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认为,徐永斌通过召开推介会宣传等公开方式,承诺给予高额回报,向不特定社会人员吸收资金,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部分非法吸收资金已返还集资参与人,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最终,法院判决,徐永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字画购买款、出售方及出售价格都是我指定的,投资款都由我管理掌控,只有我安排才能使用。”徐永斌如是供述。

  男,1972年7月出生,民建党员,中仁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沈学仁美术馆馆长、深圳杏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山东工作站主任。

  2009年作为主要发起人,联合潍坊银行,成功开创了国内商业银行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之先河。2010年与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发行的“中信文道·中国书画投资基金”,是我国首支书画类艺术品信托基金;同年作为执行合伙人管理的深圳杏石系列艺术品投资基金,发行总规模过3亿元。2011年创新“传世典藏艺术茅台酒”系列产品。2012年创新于希宁艺术典藏酒。对各种高端消费品进行限量衍生艺术品开发生产,依托其自然增值属性,与已拥有版权的近现代书画大师作品结合,形成艺术品味深、收藏价值高的可投资限量版衍生艺术品。

  善于学习、富于创新,懂经营、善管理,对文化产业更有独树一帜的经营之道,始终以感恩心态回报社会。支持扶持文化新人,致力于文化事业的发展与繁荣,累计各项捐款已达100多万元。相继在美术馆(画廊)、文化展览、文化主题酒店、艺术品质押融资服务、艺术品投资基金、艺术品鉴定评估、艺术衍生品开发等多个文化产业领域取得了创新性和突破性的进展,在所属行业发挥了引领带动作用,进一步推动了文化产业发展。

  先后荣获潍坊市“百名文化名人”、潍坊市“风筝都文化奖”优秀文化人才、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称号。

  艺术品信托已被看作是非地,信托公司只等产品到期后,赶快脱身。一位信托业从业人员说,有的信托公司当初进入艺术品领域是为分得一杯羹,抢占新兴市场,有的就是赶时髦匆匆上马。但如今纷纷折戟,才发现艺术品市场水太深。

  2009年,国内第一只艺术品私募基金——红珊瑚一期——创造了迄今为止中国艺术品基金年化收益率31%的最高纪录。这直接刺激了金融与艺术的迅速联姻,大量资本开始在艺术品市场上跑马圈地。

  2010年以后,国内艺术品信托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用益信托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发行的艺术品信托产品虽然只有10款,但发行规模达到7.58亿元。进入2011年,艺术品信托产品暴增至45款,发行规模高达55.0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626.17%。

  正是此轮艺术品投资热,将梁新发、陈洁等普通投资者拉入了这场原本只是富人玩的投资游戏,也让借着高利贷的杏石投资等机构摇身一变成了投资顾问。

  但关键是,绝大多数艺术品信托要通过拍卖渠道退出。而在封闭了三年、五年之后,整体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艺术品信托的变现困难重重。

  此外,艺术品市场长久以来存在的真伪问题和道德风险,则更让跨界而来的机构始料未及——坐庄、抬价、买假、灰色操作等丑闻近几年被相继曝出。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品金融研究所曾在《2014年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报告》中提及,由于缺乏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鉴定机构,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假拍、拍假、赝品和雅贿等现象屡见不鲜。有些企业拿着所谓专家的艺术品估值鉴定证书到银行做抵押,骗取高额贷款。

  艺术品信托已被看作是非地,信托公司只等产品到期后,赶快脱身。一位信托业从业人员告诉网易财经,有的信托公司当初进入艺术品领域是为分得一杯羹,抢占新兴市场,有的就是赶时髦匆匆上马。但如今纷纷折戟,才发现艺术品市场水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