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发国际

学生实际上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去获得这些东西的
来源:未知 作者:急速飞驰 日期:2019年10月09日
 

  中国网4月24日讯:4月23日,由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研究中心主办,中国教育智库网、北京美院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承办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暨互联网+美术教育创新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本次大会的主题为贯彻落实《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文件精神,推动美术教育的全面发展和创新型人才培养,在互联网+美术的条件下研究未来美术教育的发展趋势与诸多可能性,探讨互联网背景下新的美术教育模式。

  来自中央美院等多所国内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公益组织、教育企业家等各行业专业人士就相关议题贡献了诸多建设性意见。思源天明公益基金主任庆贺表示,互联网可以很大程度上弥补农村地区美术教育的不足,让孩子们也能享受高质量的美术教育;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王华祥则表示,未来线上线下结合将会是一个大的教育趋势,教师会更多的思考课程本身,其他的都将交由互联网等平台解决。

  会上中国教育智库网与北京美院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中国教育智库网平台上共同成立中国教育智库网互联网美术教育研究院。双方表示以此为依托,将开展全方位项目合作。合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课题研究、发布研究报告、开展公益性相关的活动、为推动课题成果的应用召开调研及实验试点、专题研讨会、举办培训、认证咨询等。

  会后思源天明公益基金主任庆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王华祥与美院帮CEO、中国教育智库网互联网美术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张琰接受了中国网的采访。

  中国网:您能介绍一下2019年与美院帮在互联网美术支教项目上的计划吗?会有哪些动作呢?

  庆贺:我们天明集团和北京美院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美好成长·百县少儿美术教室的公益项目,去年已经陆续在九寨沟、甘祖昌、江西、河南、山东这些地区落地8间美术教室。通过互联网的形式,把北京美院帮的美术老师的课程直接嫁接到偏远乡村地区孩子们的课堂上。今年我们还会陆续推出更多的美术教室,今年一月份在江西的宜黄县落地了一间,接下来我们马上要到河南、云南大理、江西等地区。

  互联网美术的授课方式,可以很大程度上弥补城乡教育资源的不均。,天明集团做公益这么多年来,特别是做教育支教项目,我们发现农村地区和乡村地区现在的教育硬件设施都挺好,但是在师资方面、软件方面还相差很远,我们是想通过互联网这种形式把美术课程,带给这些偏远地区的孩子们,让这些孩子也能从小培育他们发现美、表达美、传播美的能力,通过互联网这种科技的形式也给孩子们打开一扇美丽之窗,让它们也能把知识和见识同时赋予孩子们,让他们未来能有更多创新创意的能力,也使他们在未来的成长过程中更加的美好。

  中国网:对于参加此次研讨会您有什么样的感想呢?或者说这次会议对您的意义是什么呢?

  庆贺:参加这次互联网+美术教育创新发展研讨会的会议,我感觉特别受益,因为今天所有到会的都是有关美术教育方面的专家和学者。作为一名公益界的人士,听了他们对美术教育最前沿的一些思考和研究成果,我更坚定了选择美术教育,特别是互联网美术教育普及到乡村的教育课堂上去,这个公益项目我感觉选择的特别对,因为美术教育,特别是会给乡村的留守儿童,乡村的孩子们,带去心理上的这种愉悦,并且通过美术教育,也能培养他们从小儒雅和艺术的人文气质,通过互联网也会让他们看到更多科技创新的成果。参加这个会议感觉还是受益匪浅,同时在这个会议上我也呼吁了教育界的专家和更多的老师们,更多的关注我国乡村留守儿童的问题,让他们也倾情的支持和关注乡村教育的公益事业,期望未来大家能够凝聚在一起,共同为推动我们城乡教育资源的均衡,以及推进我们社会的进步,砥砺同行。

  王华祥:目前最常用的是微信教学,我们会有很多时候通过微信来及时的沟通同学和老师表示对课程的要求,对课程的反馈,也会通过互联网来建议他们去收集学术内容。互联网作为代替去图书馆的一个对象,它的工具是非常重要的,已经成为我们教学里面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同时互联网这个信息的渠道,在某种意义上分担了过去由老师单一渠道所获得的知识,学生的眼界、老师的思考范围和涉及的问题,都会在互联网这个范围里面所获取,这个是以往所不可想象的。

  中国网:目前的这种形式他能够在未来完全的替代教学,还是说一定是相结合的,或者是一个辅助作用呢?

  王华祥:我认为不可能取代线下教育的,它不是一个替代的关系。传统的教育方式和互联网的教育方式,它们之间也不是互相敌对或者互相抵消的关系,因此也不用去担心这里面的从业者会丢掉饭碗,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如果老师或者是教授定位互联网的出现让他的一部分职能被代替了,那么这个被代替的过程其实就是说,如果是抵触互联网的人,他是会觉得说互联网抢了他的生意,但是像我们这种欢迎互联网的人,就会认为互联网给我们减负了。我们亲自去讲解传授的东西,学生实际上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去获得这些东西的,那么教授和教师他的存在实际上恰恰会更加考验这个教授或教师存在的意义或者价值。索引这个部分是互联网代替不了的,是通过其他渠道所不能够获得的,这样我觉得对于教育工作者的要求,在过去和今天相对比,他会要求更高,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开发、去研究、去实践、去思考属于互联网所代替不了的部分。所以我觉得任何一种新技术的出现,不应该让人视为一种恐惧的东西,而应该去欢迎,并且学会去使用它们。

  张琰:美院帮今年应该说是我们重点布局素质美术教育这样的一年,今年我们的业务相比较于去年的话,从我们之前的线上美术轻辅导开始扩展到其他的板块,由美术立体课堂为主要业务的一个产品体系。这个产品主要是专注于3-6岁、3-12岁的素质美术教育的服务,我们通过自研的内容,通过美院的系统为美术培训机构和幼儿园提供完整的教学内容和基于大数据的一个教学运营管理系统。今年我们也计划在幼儿园领域和美术机构领域继续的深耕、下沉,希望能够提供更有价值的产品。

  张琰:互联网和美术教育之间的这种关系是历史性的,应该说互联网+的这种模式包括大数据在其他的行业领域都已经孵化出了比较成熟的业务模式,以及这种业务形态和商业模式。那么在美术教育领域里面我觉得还是新的尝试阶段。今天的研讨会,也是针对这样的行业特点与专家进行了讨论,我觉得在下一步我们还是需要聚焦到美术教育本质的特点上来,打造真正属于符合美术教育这样一个规律的产品和服务系统。